首页 | 地方 | 资讯 | 家庭 | 学校 | 孝义 | 师道 | 健康 | 国学 | 文化 | 人文 | 观点 | 社会
当前位置:主页 > 师道    
永不熄灭的灯!
时间:2017-8-27      来源:立身国学网      责任编辑:陈建秀

 在这人生的长途中,无论是黄昏,还是深夜,只要我发现了远处的一缕灯光,就会猛地想起我的老师窗内的那盏灯,那熬了自己的生命,给人以光明和希望的,永不会在我心头熄灭的灯!

 我曾在深山间和陋巷里夜行。夜色中,有时候连星光也看不见。无论是山怀深处,还是小巷子的尽头,只要能瞥见一点儿灯光,哪怕它是昏黄的,微弱的,也都会立即给我以光明、温暖、振奋。

 如果说,人生也如远行,那么,在我蒙昧和困惑的日子里,让我最难忘的就是我的一位师长的窗内的灯光。

 记得那是抗战胜利,美国“救济物资”满天飞的时候。有人得了件美制花衬衫,就套在身上,招摇过市。这种物资也被弄到了我当时就读的北京市虎坊桥小学里。我曾在我的国语老师崔书府先生宿舍里,看见旧茶几底板上,放着一听加利弗尼亚产的牛奶粉。当时我望望形容消瘦的崔老师,不觉想到,他还真的需要一点儿滋补呢……

 有一次,我写了一篇作文,里面抄袭了冰心先生《寄小读者》里的几个句子。作文本发下来,得了个漂亮的好成绩。我虽很得意,却又有点儿不安。偷眼看看那几处抄袭的地方,竟无一处不加了一串串长长的红圈!得意从我心里跑光了,剩下的只有不安。直到回家吃罢晚饭,我一直觉得坐卧难安。我穿过后园,从角门溜到街上,衣袋里依然揣着那有点儿像赃物的作文簿。一路小跑,来到校门前—一推,“咿呀”了一声,还好,门没有上闩。我侧身进了校门,悄悄踏过满院由古槐树冠上洒落的浓重的阴影,曲曲折折地来到了一座小小的院落里。那就是住校老师们的宿合了。

 透过浓黑的树影,我看到了那样一点亮光——昏黄,微弱,从一扇小小的窗格内浸了出来,我知道,崔老师就在那窗内的一盏油灯前做着他的事情——当时,停电是常事,油灯自然不能少。我迎着那点灯光,半自疑又半自勉地,登上那门前的青石台阶,终于举手敲了敲那扇雨淋日晒以致裂了缝的房门。

 笃、笃、笃……

 “进来。”老师的声音低而弱。

 等我立在老师那张旧三屉桌旁,又忙不迭深深鞠了一躬之后。我觉得出老师是在边打量我,边放下手里的笔,随之缓缓地问道:“这么晚了,不在家里复习功课,跑到学校里做什么来了?”

我低着头,没敢吭声,只从衣袋里掏出那本作文簿,双手送到了老师的案头。

两束温和而又严肃的目光落到了我的脸上。我的头低得更深了,只好嗫嗫嚅嚅地说:“这、这篇作文、里头有我抄袭人家的话,您还给画了红圈,我骗、骗……”

老师没等我说完,一笑,轻轻撑着木椅的扶手,慢慢起来,到靠后墙那架线装的和铅印的书丛中,随手一抽,取出一本封面微微泛黄的小书。等老师把书拿到灯下,我不禁侧目看了一眼——那竟是一本冰心的《寄小读者》!

还能说什么呢?老师都知道了,可为什么……

“怎么,你是不是想:抄名家的句子,是之谓‘剽窃’,为什么还给打红圈?”

我仿佛觉出老师憔悴的面容上流露出几分微妙的笑意,心里略松快了些,只得点了点:头。

老师真的轻轻笑出了声,好像并不急于了却那桩作文簿上的公案,却抽出一支“哈德门”牌香烟,默默点燃了,吸着。直到第一口淡淡的烟消融在淡淡的灯影里的时候,他才忽而意识到了什么,看看我,又看看他那铺垫单薄的独卧板铺,粲然一笑,教训里不无怜爱地说:

“总站着干什么,那边坐!”

我只得从命。两眼却不敢望到脚下那块方砖之外的地方去。

又一缕烟痕,大约已在灯影里消散了,老师才用他那低而弱的语声说:“我问你,你自幼开口学话是跟谁学的?”

“跟……跟我的奶妈妈。”我怯生生地答道。

“奶妈妈?哦,奶母也是母亲。”老师手中的香烟只举着,烟袅袅上升,“孩子从母亲那里学说话,能算剽窃吗?”

“可、可我这是写作文呀!”

“可你也是孩子呀!”老师望着我,缓缓归了座,见我已略抬起头,就眯细了一双含着倦意的眼睛,看看我,又看看案头那本作文簿,接着说:“口头上学说话,要模仿;笔头上学作文,就不要模仿了吗?一边吃奶,一边学话,只要你日后不忘记母亲的恩情,也就算是好孩子了……”这时候,我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子勇气,竟抬眼直望着自己的老师,更斗胆抢过话来,问道:

“那,那作文呢?”

“学童习文,得人一字之教,必当终身奉为‘一字师’。你仿了谁的文章,自己心里老老实实地认人家做老师,不就很好了吗?模仿无罪。学生效仿老师,谈何‘剽窃’!”

我的心,着着实实地定了下来,却又着着实实地激动起来。也许是一股孩子气的执拗吧,我竟反诘起自己的老师:“那您也别给我打红圈呀!”

老师却默默微笑,掐灭手中的香烟,向椅背微靠了靠,眼光由严肃转为温和,只望着那本作文簿,缓声轻语着:“从你这通篇文章看,你那几处抄引,也还上下可以贯串下来,不生硬,就足以见你并不是图省力硬抄的了。要知道,模仿既然无过错可言,那么聪明些的模仿,难道不该略加奖励么——我给你加的也只不过是单圈罢了……你看这里!”

老师说着,顺手翻开我的作文簿,指着结尾一段。那确实是我绞得脑筋生疼之后才落笔的,果然得到了老师给重重加上的双圈——当时,老师也有些激动了,苍白的脸颊,微漾起红晕,竟然轻声朗读起我那几行稚拙的文字来……读罢,老师微侧过脸来,嘴角含着一丝狡黠的笑意说:

“这几句么,我看,就是你从自己心里掏出来的了。这样的文章,哪怕它还稚气得很,也值得给它加上双圈!”

我双手接过作文簿,正要告辞,忽见一个人,不打招呼,推门而入。他好像是那位新调来的“训育员”:平时总是金丝眼镜,毛咔叽中山服,面色更是红润光鲜,现在,他披着件外衣,拖着双旧鞋,手里拿个搪瓷盖杯,对崔老师笑笑说:“开水,你这里……”

“有。”崔老师起身,从茶几上拿起暖水瓶给他斟了大半杯,又指了指茶几底板上的“加利弗尼亚”,笑眯眯地看了来人一眼,“这个,还要吗?”

“呃……那就麻烦你了。”

等老师把那位不速之客打发得含笑而去后,我望着老师憔悴的面容,禁不住脱口问道:“您为什么不留着自己喝?您看您……”

老师默默地,没有就座。高高的身影印在身后那灰白的墙壁上,轮廓分明,凝然不动。只听他用低而弱的声音,缓缓地说道:“还是母亲的奶最养人……”

我好像没有听懂,又好像不是完全不懂。仰望着灯影里的老师,仰望着他那苍白的脸色,憔悴的面容,又瞥了瞥那听被弃置在底板上的奶粉盒,我好像懂了许多,又好像还有许多、许多没有懂……

半年以后,我告别了母校,升入了当时的北平二中。当我拿着人中学第一本作文簿,匆匆跑回母校的时候,我心中是揣着几分沾沾自喜的得意劲儿的,因为,那簿子里画着许多单的乃至双的红圈。可我刚登上那小屋前的青石台阶的时候,门上一把微锈的铁锁,让我一下子愣在那小小的窗前。听一位住校老师说,崔老师因患肺结核,住进了医院。

临离去之前,我从残破的窗纸漏孔中向老师的小屋里望了望——迎着我的视线,昂然站在案头上,是那盏油灯:灯罩上蒙着灰尘,灯盏里的油,已几乎熬干了……

时间过去了近40年。在这人生的长途中,我确曾经历过荒山的凶险和陋巷的幽曲,而无论是黄昏,还是深夜,只要我发现了远处的一缕灯光,就会猛地想起我的老师窗内的那盏灯,那熬了自己的生命,也给人以启迪,给人以振奋,给人以光明和希望的,永不会在我心头熄灭的灯!

  评论
 
  推荐图片
人民日报:媒体
光明日报:精准
以老龄产业托起
盐都三胡陈列馆
补血养肝抗早衰
盐都龙冈茌梨
冒充干部秀与领
教育部召开全国
  相关文章
暖心! 贵州山乡代课教师21年坚持送教助
高校教师职称评审师德放首位
一个教师的学校,到底能支撑多久
不生气的教育才有勃勃生机
在好老师眼里,没有优等生和差生之分
刘黔欣:我愿做孩子们的幸运星
做好学生健康成长的引路人
立身以立学为先,立学以读书为本
  地方 更多
盐都三胡陈列馆 11-20
盐都龙冈茌梨 11-20
“湿地之神”丹顶鹤 11-20
盐城市护国永宁禅寺 11-20
盐都葛武嫩姜片 11-20
盐都大云山寺 11-17
伍佑糖麻花 11-17
  孝义 更多
坐校车上学 学生有补贴 11-20
骗子“锁定”独居老人 11-20
以老龄产业托起老龄事业 11-20
教育部召开全国民办高校党建工作 11-20
“孝心车位”现社区 鼓励回家看 11-15
让老年人更有获得感、幸福感、安 11-15
冯唐:老爸的火炉,让我想念北京 11-14
  健康 更多
五脏调理法治失
喝蜂蜜水的7个
男人一辈子的营
空腹饮食的三大
身体缺少三种营
补血养肝抗早衰
五种超级养肾的
喝掉眼睛疲劳酸
6部位出汗异常
老年人饮食3常
  观点 更多
人民日报:媒体变革勿忘价值坚守 11-20
光明日报:精准发力让微腐败无处 11-20
人民日报:消除社会办医的尴尬 11-17
钱江晚报:车祸现场自拍,缺的是 11-17
工人日报:以雷霆手段治理困扰百 11-17
师道 学校 家庭
暖心! 贵州山乡代课教师21年 11-16
高校教师职称评审师德放首位 11-16
一个教师的学校,到底能支撑多久 11-16
不生气的教育才有勃勃生机 11-16
在好老师眼里,没有优等生和差生 11-16
刘黔欣:我愿做孩子们的幸运星 11-16
 
 

苏ICP备16014153号-1
Copyright 盐淮文化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
网站介绍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版权说明